当前位置: 首页 > 调查研究 > 实务调研
事后担保保证人应按保证合同履行保证义务
作者:郑慧婷  发布时间:2014-10-22 10:12:48 打印 字号: | |
  【要点提示】

  债务人对结欠工程款以欠条形式出具新的欠条,重新约定了利息并增加了担保,原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关系在此时已发生转化,在当事人之间形成了新的债权债务关系,保证人应按新保证合同履行保证义务。

  【案例索引】

  一审:罗源县人民法院(2011)罗民初字第580号。

  二审: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榕民终字第798号民事判决书。

  提审: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2013)闽民提字第95号。

  【案 情】

  抗诉机关福建省人民检察院。

  申诉人(一审原告、二审被上诉人)陈金平。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被告福建帅孚食品实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帅孚公司)。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被告林绍金。

  被申诉人(一审被告、二审上诉人)被告福州冠业房地产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冠业公司)。

  一、二审经审理查明:2001年,原告为被告帅孚公司承建坐落在罗源县凤山镇西二环路的部分厂房,并于次年竣工交付结算。因被告资金不足拖欠大部分基建款,2009年7月13日,被告帅孚公司法定代表人林绍金出具欠条一份,确认尚欠原告基建款1237256.97元,约定按月息2%计至还款日,帅孚公司法定代表人林绍金及冠业公司在欠条上作为担保人签名、盖章,但欠款至今分文未付,引起纠纷。

  【审 判】

  罗源县人民法院认为:帅孚公司对陈金平完成建设工程不持异议,并出具欠条确认结欠陈金平基建款,该欠条对各方当事人具有法律约束力。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八十四条规定“债是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依照法律的规定,在当事人之间产生的特定的权利和义务关系,享有权利的人是债权人,负有义务的人是债务人。债权人有权要求债务人按照合同的约定或者法律的规定履行义务”,因此陈金平起诉要求帅孚公司承担清偿责任,符合法律规定,予以支持。帅孚公司未在工程交工后付清工程款,2009年7月13日,出具欠条确认结欠工程款数额,并承诺月息按2%计算,现陈金平依据欠条约定要求支付利息,理由正当,符合法律规定,本院予以支持。关于涉案工程是否竣工验收合格问题。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三条规定,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后,又以使用部分质量不符合约定为由主张权利的,不予支持。第十四条规定,建设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的,以转移占有建设工程之日为竣工之日。根据查明事实,陈金平交付涉案工程后帅孚公司投入使用,故帅孚公司擅自使用应自行承担相应后果。帅孚公司主张涉案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合格,不应支付工程款,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林绍金、冠业公司在帅孚公司确认的欠条上署“担保人林绍金、冠业公司”,虽然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第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连带责任保证承担责任”,应由林绍金、冠业公司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由于林绍金、冠业公司与陈金平对保证期间未作出约定,担保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而帅孚公司于2009年7月13日出具的欠条没有约定付款时间,因此,陈金平随时都可以要求帅孚公司支付尚欠的工程款。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三条的规定:“主合同对主债务履行期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保证期间自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因双方没有约定保证期间,且主债务履行的宽限期也没有确定,应当认定林绍金、冠业公司的保证期限为陈金平要求帅孚公司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6个月。而本案主债务履行的宽限期也没有确定,陈金平于2011年6月28日向本院提起诉讼,林绍金抗辩保证期限已过,应免除其保证责任,没有法律依据,不应支持。

  罗源县人民法院判决:一、被告福建帅孚食品实业有限公司应在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给付原告陈金平工程款1237256.97元,并从2009年7月13日起至本判决确定付款期限届满之日止按月息2%计付欠款利息。二、被告林绍金、福州冠业房地产有限公司对本判决第一项所确定的债务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1、关于陈金平是否具备原告主体资格的问题。帅孚公司、林绍金、冠业公司于2009年7月13日出具欠条时,讼争工程早已完工,因此其理应知晓工程由谁施工以及应向谁支付工程款,该欠条已明确写明“结欠陈金平帅孚基建款”,可见其已确认陈金平有权领取讼争工程款。帅孚公司称陈金平不是实际施工人,而冠业公司又称陈金平系借用福清市东张建筑工程公司的名义并作为实际施工人承建讼争工程,二人的上诉理由自相予盾。帅孚公司关于陈金平不是实际施工人,不具备原告主体资格的诉讼理由不能成立。2、关于讼争欠款的付款条件是否已成就的问题。帅孚公司在出具欠条时工程已完工近十年,其在出具欠条时应当知晓工程是否存在质量问题,但其在出具欠条时以及本案诉讼之前从未就工程质量提出异议,其出具欠条的行为表明其愿意承担还款责任,且未附加其他任何付款条件。帅孚公司称讼争工程未竣工验收未实际投入使用,其有权拒付欠款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3、关于本案的保证合同关系是否有效的问题。虽然本案欠款系基于无效的建设工程施工合同而产生,但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陈金平作为实际施工人仍有权主张工程款,因此欠条所体现的陈金平与帅孚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关系是合法有效的,而林绍金、冠业公司对欠条中的债务提供保证担保,保证合同关系合法有效。4、关于林绍金、冠业公司的保证责任是否因陈金平未在保证期间内催讨而免除的问题。本案双方未约定林绍金、冠业公司承担保证责任的方式及保证期间,依照《担保法》第十九条关于“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第二十六条关于“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在合同约定的保证期间和前款规定的保证期间,债权人未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的,保证人免除保证责任”的规定,陈金平应在主债务履行期限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向林绍金、冠业公司主张保证责任,否则可免除保证人的保证责任。陈金平在起诉状中陈述本案欠款系其2000年左右承建帅孚公司厂房而结欠的工程款,该工程已于2001年就已竣工交付结算,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十八条关于“当事人对付款时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下列时间视为应付款时间:(一)建设工程已实际交付的,为交付之日;(二)建设工程没有交付的,为提交竣工结算文件之日……”的规定,在帅孚公司于2009年7月13日出具欠条时,该欠款的履行期限早已届满,故本案符合最高人民法院[1994]3号《关于债务人在约定的期限届满后未履行债务而出具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款条诉讼时效期间应从何时开始计算问题的批复》的适用条件,本案欠款的履行期限在欠条出具之次日(即2009年7月14日)就已届满,本案的保证期间至2010年1月14日届满。陈金平无证据证明其在2010年1月14日前曾向林绍金、冠业公司主张过权利,故林绍金、冠业公司的保证责任免除。

  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一、维持罗源法院(2011)罗民初字第580号民事判决第一项;二、撤销罗源法院(2011)罗民初字第580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三、驳回陈金平的其它诉讼请求。

  福建省高级法院认为,2009年7月13日帅孚公司向陈金平所出具的欠条,各方当事人在其上重新约定了利息并增加了担保,原先的建筑工程施工合同关系到在此时已发生转化,在当事人之间形成了新的债权债务关系。林绍金、冠业公司在欠条上未约定其保证责任方式,根据《担保法》第十九条的规定,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连带责任保证承担责任,林绍金、冠业公司应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本案讼争欠条没有约定履行期限,陈金平在时效期间内随时可以要求履行,在案没有证据表明陈金平有向债务人帅孚公司及林绍金、冠业公司等担保人催讨过,因此主债务履行期限并未届满。根据《担保法》第二十六条的规定,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人与债权人未约定保证期间的,债权人有权自主债务履行期届满之日起六个月内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由于主债务履行期限未届满,保证期间自然没有届满。二审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债务人在约定的期限届满后未履行债务而出具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款条诉讼时效期间应从何时开始计算问题的批复》不当。冠业公司关于已超过保证期限、保证责任应予免除的抗辩主张不能成立。

  福建省高级法院判决:一、撤销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榕民终字第798号民事判决。二、维持罗源县人民法院(2011)罗民初字第580号民事判决。

  【评 析】

  本案争议的焦点是陈金平的起诉是否已过保证期间。

  一、对保证合同和保证期间的明确。保证合同是指保证人与债权人约定,当债务人不履行其债务时,保证人依约定履行债务或承担责任的合同。保证是人的担保,本质是信用担保,是保证人以其个人信用担保债务人履行债务的约定,并最终可能会代替债务人履行债务或者承担责任。保证合同的当事人是保证人与主债权人,而非保证人与债务人,故保证合同为单务、从合同。

  二、本案适用《担保法》及其解释关于连带责任保证的保证期间之规定。《担保法》第十九条规定“当事人对保证方式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确的,按照连带责任保证承担保证责任。”林绍金、冠业公司与陈金平未明确约定保证的方式,根据《担保法》第十九条的规定,推定其为连带责任保证。林绍金、冠业公司不再享有先诉抗辩权。

  三、林绍金、冠业公司的保证责任是否因陈金平未在保证期间内催讨而免除。本案无证据证明陈金平、帅孚公司就工程款的支付期限进行了约定,《欠条》亦未明确还款时间,因此本案的主合同属于未定履行期限的合同。本案无证据证明陈金平在起诉前曾于何时向林绍金、冠业公司催讨,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三条关于“主合同对主债务履行期限没有约定或约定不明的,保证期间自债权人要求债务人履行义务的宽限期届满之日起计算”的规定,陈金平提起本案诉讼要求林绍金、冠业公司承担保证责任,并未超过保证期间。因本案主合同属于未定履行期限的合同,故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法复[1994]3号《关于债务人在约定的期限届满后未履行债务而出具没有还款日期的欠款条诉讼时效期间应从何时开始计算问题的批复》的适用条件。

  四、陈金平的诉讼请求法院应当支持。陈金平虽然在工程竣工交付帅孚公司时未及时主张工程款,但其后帅孚公司对结欠工程款以欠条形式向陈金平出具了新的证据,林绍金、冠业公司自愿提供保证责任,应视为确立了一个新的债权债务关系。帅孚公司、林绍金、冠业公司没有相反的证据(如受胁迫等等)证明其出具欠条的行为不是其真实意思表示,该关系就应予以保护。法院不能随意否定其真实意思表示行为所做的行为效力。
责任编辑:郑慧婷